股票配资网平台网址_安全股票配资门户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股票配资网平台网址_安全股票配资门户 > 股票配资网平台网址 > 安哥拉任性“退群”背后:OPEC需要现代化?
安哥拉任性“退群”背后:OPEC需要现代化?
发布日期:2024-04-22 10:56    点击次数:176

  作为非洲第二大产油国,安哥拉近日宣布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消息一经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分析认为,尽管此前也有成员选择退出,但在全球经贸格局发生深刻变革之际,安哥拉的“退群”恐将对这一组织造成冲击。

  11月21日,安哥拉矿产资源、石油和天然气部长迪亚曼蒂诺·阿泽维多在首都罗安达宣布,安哥拉决定退出OPEC。这一决定已通过安哥拉总统洛伦索签署的总统令正式生效。

  上个月,OPEC决定明年进一步减产以抬升油价,这成为压倒安哥拉的最后一根稻草。阿泽维多表示,安哥拉政府不赞同这一决定,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安哥拉决定退出OPEC。

  “如果我们留在OPEC,我们将被迫减产,这与我们避免减产并尊重合同的政策相悖。”他还说,安哥拉此前一直致力于推动OPEC“现代化”,但未能从OPEC获得任何好处。

  安哥拉的“出走”任性不任性?

  政治裹挟,经济利益,还是话语权之争?外界对于安哥拉的出走有种种解读。但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杨宝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身发展利益才是最关键的原因。

  11月30日,安哥拉矿产资源、石油和天然气部发布声明说,OPEC将安哥拉原油产量配额定为日均111万桶,与安方提议的日均118万桶不符。安哥拉就此向OPEC秘书处提交抗议函。

  安哥拉2007年加入OPEC,11月原油产量日均108万桶,已探明石油可采储量超过126亿桶。

  “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如何通过资源开发实现国民经济发展,才是安哥拉最需要考虑的。”杨宝荣认为,在此基础上,安哥拉可能也会考虑一些其他因素,比如油价波动、石油的供需关系及大国影响力等。

  他指出,相较于很多中东国家而言,安哥拉在地理位置、贸易便利性、航线运输成本以及大国交易关系中都处于劣势。在这种情况下,安哥拉如何扩大自己的利益是它是否继续留在OPEC的根本考虑点。

  与此同时,安哥拉的“退群”也不乏政治考量。杨宝荣说,当前,安哥拉整体的油气股权和开采权仍然掌握在西方跨国油气公司手中,安哥拉退出OPEC可能也有一定这方面的因素。

  此外,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变幻也增加了安哥拉决定的复杂性。

  “当前,随着苏伊士运河航线受阻,绕道好望角航线可能性增加。明年,由发达国家长期主导的经济周期可能进入新一轮周期,对于美元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预期也在增加。受这些因素影响,安哥拉传统的能源销售渠道可能会有更多备选项。”杨宝荣说道。

  安哥拉的经济前景

  安哥拉油气资源非常丰富。截至2021年,安哥拉已探明石油可采储量约72.3亿桶,且其国内仍有大量未探测的地区。这使得安哥拉成为非洲第二大产油国,也是目前中国在非洲第一大石油进口来源国。

  对于安哥拉的经济形势,杨宝荣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在疫情和西方封闭限制措施的双重打击下,安哥拉经济一度遭遇重挫,但近两年,得益于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上涨,油气和石化产业的带动作用非常明显,经济止跌回升,债务压力也有所减轻。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安哥拉2024年的经济增速将超过2023年的水平,达到3%左右。

  安哥拉属于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但具有明显的市场竞争优势。一是政局稳定,政策稳定性连续性较好。二是市场开放,鼓励外资进入工业、农业、能源矿产、基础设施、服务业等领域。三是资源丰富,有勘探开采价值的矿产品种多样,农业开发可耕地充足,发展前景广阔。四是市场规模较大,可辐射刚果(金)等周边国家。

  杨宝荣指出,在冷战结束后的二三十年,安哥拉一度陷入内战动荡,国民经济非常脆弱,政府难以拿出充足的资源投入国民经济发展。直到2002年结束内战,安哥拉才恢复了政局稳定。此后,政府提出了清晰的发展方向,依托资源优势努力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积极成效,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第四大经济体和主要外资吸收国。

  但他同时表示,在油气产业之外,安哥拉其他产业的发展仍然相对较慢,上下游产业链仍不健全。目前来看,安哥拉整体上仍然严重依赖油气资源。“短期内,资源经济转型的必要条件是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注入。这使得安哥拉不得不面临一个矛盾:既想摆脱对油气资源的过度依赖,又不得不依赖这一产业吸引外国投资。”

  中安经贸合作有望进一步加强

  “中国在安哥拉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升级方面扮演了积极的作用,并且得到了安哥拉各界的认可。”杨宝荣说道。

  安哥拉是中国在非洲第二大贸易伙伴。2022年,中安双边贸易额273.4亿美元,同比增长16.3%。其中,中方对安出口40.9亿美元,自安进口232.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65.0%和10.6%。中国主要从安哥拉进口原油,向安哥拉出口机电产品、钢铁及其制品、鞋类等。2015年4月,中安签署给予安97%输华产品免关税待遇换文。

  在油气领域,杨宝荣表示,客观来说,中国企业在安哥拉油田的产权架构的参与力度和规模都是非常有限的。“安哥拉曾经是中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中阿两国在油气石化领域也开展了很多合作。但作为后来者,中国企业仅在当地参与了部分有限区块的生产。”

  目前,在安哥拉工矿业领域投资经营的世界主要石油公司包括:法国道达尔、英国石油公司、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巴西石油公司、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等。

  近年来,中国和安哥拉的经济合作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杨宝荣指出,在主观上看,中国一直非常重视对非经贸合作,但客观上看,疫情期间,交通、物流受到严重干扰,使得商业考察、资金往来、员工派驻被迫中断,这使得中资企业在安哥拉的活跃度有所下降。

  此外,杨宝荣指出,随着美国企图通过贸易脱钩来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美国不断拉拢盟友在全球范围进行产业链调整,这导致一些国家特别是中小国家不得不进行对外合作的调整,这客观上影响了中国对外合作的参与广度。

  在中国对外合作的版图中,杨宝荣说,与东盟等地区比,非洲本身的内陆交通条件非常差,如果来自中国的货物从东非口岸转到安哥拉,在非洲内陆的物流成本非常高。因此,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很多中资企业更倾向于在营商环境更稳定可期的地区开展商业合作,比如东盟。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目前,在新的国际关系的格局下,南方国家合作面临着自21世纪以来未曾出现过的新趋势,即南方国家之间的利益多元化。有些国家在合作中为了获得更大利益,可能会选择一种倾向于有悖于南方国家集体利益的行为,这一趋势将延续下去。”

  OPEC需要“现代化”?

  过去,也有成员基于各种理由退出了OPEC,包括卡塔尔、印尼、厄瓜多尔,不过,印尼在多年后又选择回归。此外,也有产油大国加入。11月,OPEC+宣布,巴西将以观察员身份加入OPEC+。

  有分析指出,在OPEC内,安哥拉并非产油大国,它的退出不会对这一组织的体量产生较大影响。但也有分析称,安哥拉选在此时出走,对正在说服成员国自愿减产以支撑油价的OPEC不利。

  在杨宝荣看来,作为非洲重要的产油大国,安哥拉的退群对机制的稳定性、当前的分配政策以及内部成员利益协调,都造成了一次重大的冲击,特别是,“在外界对这一事件的反复解读之下,大家肯定会重新考虑这个机制的影响力”。

  “OPEC机制本身是在特定历史时期下的产物,它是在国际政治演化过程中形成的产业组织。这个组织长期以来受个别大国左右,有时甚至扮演了由发达国家主导的经济周期调节阀的角色。”杨宝荣说道。

  他进一步解释道,在发达国家经济过热时,可能需要减产以控制经济;而经济不景气时,可能需要通过增产来提升经济活力。“虽然调节阀的掌控权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产油国参与,但决定权未必在产油国。”

  今年,作为南南合作的重要代表,金砖合作机制实现扩容,吸纳了六个新成员,包括阿根廷、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朗、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其中,伊朗、沙特和阿联酋的加入,让人们对这一机制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充满了期待。

  杨宝荣认为,未来,在金砖+机制下,南方国家有望以资源合作为基础推动在基础设施、产能和融资等更广泛领域的合作。作为重要石油国家,不排除安哥拉也会考虑参与全球南方国家合作新机制,以摆脱过去发达国家股权方在该国油气产业中的过高影响,提升国内经济的多元化发展水平。